The Firewatch

简介好难写。
目前unlight/trpg相关

“烂俗戏剧”【2】

要说这年头什么卖得最好,毫无疑问还是恋爱剧。

有理想抱负的人排斥描绘完全的恋爱主线,但少了它大多数的戏剧将会变得非常乏味——它们的创作者也绝不反对这一说法,其证据就是,电影院里永远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爱情,无论是在都市中花前月下还是在荒野上摸爬滚打,荧幕上总少不了相视一笑和相对而泣。要问人类对这种完全靠偶然邂逅来决定的情感有多热衷,答案一定是“必需品”。

谁都不能免俗。拉格那·特里斯坦此刻审视着自己的内心,得出了回答。恐怕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也栽进陷阱,井口离地百米远。睿智的人从不惮于剖析自我,他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因此决定对现况表示诚实。

“想要的话就去拿嘛。”下午三点钟的咖啡店...

2017-06-06

烂俗戏剧1

那是个发生在晴朗日子里的故事。

“我绝不在这里后悔。”黑发青年一步一步踏上高高的阶梯。

终点就在不远处。被尘土和血污染脏的脸露出睥睨的神情,粘在颊边的鬓发远远看去像是谁为他披上的铠甲。

即将走上旅途终点的英雄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它像从前一样毫无慈悲地关怀着世上的一切,从表情各异的民众,到握紧斧头的刽子手,再到不自觉弯起嘴角的犯罪者本人。他双瞳中映出的并不是天空,而是和天空同色的,另一个人的双眼。投身其中,甘愿溺死。想象着断了头的自己将灵魂送进湛蓝之中受人怀念,别有一番风味。

“你最后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要说吗?”

被按着背脊跪在断头台前,青年红色的眼瞳颇有神采地转了转。尽力挺起...

2017-06-06

“龙宫城”

房间一角的闹钟毫无征兆地响起,坐在书桌边的两人同时抬起头来。

“小真理看了多少章?”

“第一到十二。”

“一百三十页,合格。”红瞳的高个子魔法使一推眼镜,双眼弯出真心的赞许弧度,“我们来玩吧?”

“草薙先生看了多少?”黑发女高中生一样的魔法使有些不服气地瞄瞄对方的书,厚重的大部头著作上用笔勾画得要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一直在翻书,该不会作弊……”

“怎么可能。要对大人有敬畏之心啊小真理——还有,要叫我拉格那,拉格那。”短发红瞳的男性屈起手指敲敲桌面,“太生分我也是会伤心的哦?说不定今后都不会让小真理进来读书了呢。”

“呃……那么,拉格那下午究竟看了多少?”亲切称呼拉格那·...

2017-06-02

假面骑士Magicalogia【2】

ACT 01        请留下委托金

“假面骑士Magicalogia!”

“前情提要!”

“不过上一集内容太贫乏了,没什么前情提要的必要啊。”

从人心中诞生出的超越人智的力量,被称为“魔法”。

魔法从各种各样的欲望中诞生,在无形中推动着欲望。当一个欲望到达终点——被满足,或是被无情的现实所击败——拥有魔法的人类便会失去它,像是从未来过一般。大多数魔法的持有者在能够使用魔法时都毫无感觉,原因仅仅是力量太过弱小,只会变成一段时间内异乎寻常的行动力或是忽然的灵光一闪。

当然,像是濒临绝境的人忽然爆发出不可能拥有的...

2017-05-29

假面骑士Magicalogia【1】

跑团PC二次创作。借用了假面骑士W的部分设定。这辈子不一定有更新了。


ACT 0           天道侦探事务所

世界上大多数的小说都有规章可循。或许这时会有人拿出鬼才大师的惊世之作来反驳我,但烦请注意,我的说辞里有非常实用的挡箭牌,那便是“大多数”。为了表现我的包容与谦虚,“绝大多数”这种词语当然要被扣个不当言语的帽子,打入辞典的冷宫中去。

言归正传。小说的规章实在是简单:它的目的是讲述一段故事,末了还免不了加上几句作者本人的感情。故事总要有个时间,有个地点,最重要的构成要素便是...

2017-05-26

“我的道标”

有句俗话叫521贺文要519写完然后522发。太早未免显得刻意,太晚又看着不诚心。正好赶在那天发的话,我担心表白的康庄大道要堵车堵成步行街。我相识一年有余的尊敬的王牌,这份迟了几个小时的心意现在送达还不算迟是吧?


人偶明白她的旅伴并不多话。比起闲谈和回答她那无穷无尽的疑问,金发的高大青年更喜欢做些更务实的事情:那可以是牵着她关节有些僵硬的左手大步向设定好的目标前进;也可以是用他被火焰染成通红的长剑将来犯的敌人烧成灰烬;偶尔,只在非常少的情况下,他会从路边摘些花来编个拙劣的花环放在她头顶。至于成品看起来质量不佳,卖相也不大好的原因,他解释为这是很小的时候学来的手艺,太久未经练习...

2017-05-22

那是个标准的忧郁下午。阿房宫的天空变成了铅灰色,沉着脸低声哭个不停。

这座城市只在雨天像个内敛的少女,尽管掩面的动作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粉饰太平的作用,但指缝间连连落下的泪水还是出卖了她悲苦的心事。本应一帆风顺的人生到底遭遇了怎样的变故?最常见的应该是爱而不得的孽缘,但仅仅因为是少女就武断地下此结论,只会被觉得浅薄。“浅薄”……真是对任何一个正常人最差劲的侮辱之一。

“我说啊,小真理?”我敲了敲写字台,坐在桌边看书的女孩子就应声抬起头。书柜上的东西已经被她持之以恒地读完了一半,它们的内容会被她完全忠实地重现在自己的书页上吗?虽然很难想象,但那一定是一本很值得去读的书,“书架快没空档了喔,你如果...

2017-05-18

LOFTER为什么没有置顶……

2017-05-16

摸鱼5-11

☆魔导书大战相关

至今为止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数不清这是第几个藏身地,对地点的感知变得模糊。只要逃走,在被发现,被杀之前逃走就好了。
我坐起身,注视着布鲁恩·杰拉德那总是掩盖不住情绪的面容,而他似乎有些不解地回望过来,“还不困吗?”如此问道。
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去哪里都可以。是他提议两人一起逃走,是他对未来做出规划,而我从来都只是跟随着他的步伐,试图寻求庇护——但是,仔细想来,这一切其实都是我的愿望,而他只是负责在我说出口之前就执行它们,没错,和从前那些人一样。
我真是……一点都没改变。虽然说一直都明白这点,但总归不是什么能大方承认的事。一边说着喜欢和爱,一边却彻底毁了他的人生,从结...

2017-05-11

2017里斯生日企划“为你写就的传说”


立夏已经过去了,现在要迎接的就是炎热的夏季!2017年里斯生贺企划竟然竟然在五月就开催了,这当然是为了提前催稿【不是。】简介及报名方式见图,一起来为王牌大人庆贺一年一度的节日吧!

2017-05-10

那是既不知欣喜,也不知悲哀的日子。
那是明知道注定分崩离析,但也不想醒来的梦。
那是如鲠在喉的,讲不出的道别。
也是拼命想说服自己,却谁都骗不到的理由。
“如若不会有结局,我愿为你而死。”
“你果然适合当演员,我差点就要相信了呢。”

2017-05-05

【魔导书大战PC相关】

天道透将被埋葬于何处?

禁书看着镜中面无表情的自己,黑色短发和白色绷带凌乱地遮着半张苍白面颊,严严实实遮住了已经变成空洞眼眶的右眼。原本在那里的义眼已经被他亲手挖了出来,书也会流血,也有痛觉,天道透感觉喘不过气,染满鲜红的右手上,蓝宝石一般的眼睛毫无留恋地与前主人对视。

曾经有人称赞它美丽。

一副少年面孔的禁书也不客气地望了回去。那个人是自己的无数爱慕者其中一位,和这个集体中任何存在相比都不特别。从来被当作人类和宝物疼爱的书原本应当习惯了这样华而不实的感情,会觉得那个人特别只不过是因为丧失了从前的记忆。这样想的话,原本印象深刻的身影就开始慢慢淡化。

那是个弱不...

2017-05-01
1 / 26

© The Firewatc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