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rewatch

简介好难写。
目前SIDEM无产出/TRPG相关原创
【头像by微博@灼熱射線 原创角色请勿自行使用】

情书只有一句,写得还很潦草,笔尖划破了式样简单的信笺,狼狈不堪地透出一线桌面。
“恋爱吧。是你的话就可以。”
作者放下钢笔,重新审视起来。中心思想当然是有且只有他的收件人可以,但能想到的表达方式或者用力过猛,或者轻飘飘到看不见真心。
到最后还是开始就决定好的台词比较适合,他将只写了一行的情书塞进了对方的信箱。
至少在得到回复之前还能接着做梦。作者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信箱,既希望收信人下一秒就回来,又希望他永远不再回来。

2017-10-20

“梦游”

拉格那大抵不是个受欢迎的孩子。杰洛克站在父母收养来的弟弟屋子里,右手举着灰扑扑的抹布,脚下是水盆。少年叹了口气,暂时将抹布放回水盆,走向那张可能有一个月没叠过被子的床。

父母不在意拉格那的好坏——收养的原因不过是拉格那已故父母留下的财产。然而看似没心没肺的少年却将一切牢牢握在手中,于是他们就再也不过问他,仅仅出于面子为他保留了一个房间,以及家人的称呼。

杰洛克抖了抖拉格那的被子,屋里有点潮,布料的味道不是很好闻。拉格那的床上还扔着折了角的书,是杰洛克通常不被允许去读的通俗小说。他的手伸向那本书,到一半的时候却又停在空中。杰洛克做贼一样刻意将目光转向另一边,手上忙着叠好薄薄的夏凉被。自从进入...

2017-10-16

“取景框与玛西亚斯”

法希姆·弗里曼今天第三次没有将目光对着镜头。如果是以往——他认真回想了一番——在昨天那位摄影师的面前,自己还是能将单反相机当成探究的对象,投以看似深沉专注的感情。但今天换成了惯常的那位摄影师,法希姆的眼神就装上了磁铁,视线依次划过忙于取景对焦的摄影师那双总像是没睡醒的眼睛,敞开的兜帽外套,最后是搭在快门上的手指。两人间,准确来说是法希姆到镜头间,充满了凝固的空气,其他staff有点焦急的眼神和身边被微风吹动的紫罗兰统统只是布景板,只有眼前才是应该被注意的戏剧。

“OK.”恍惚间他听到摄影师的声音,接着八代人见从单反相机后露出和往常一样的笑容,法希姆想起这表情曾经被评价为傻气,“...

2017-10-14

摸鱼10-13

“怎么了?一副在人生的旅途上迷路了的样子。调查结果明明很好嘛。”

回过神的瞬间,我发觉自己再次坐上了列车一样的运输工具。车窗外是绵延不绝仿佛永远不会结束的夜幕,既望不到灯光,也不会有远方。

顺带一提,这样的感慨只能写在剧本里。

“不,是有别的事情。”我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写道,“我在烦恼其他的东西。”

“‘烦恼’居然变成了能被你说出来的词。我该说恭喜吗?”

坐在我对面的青年拥有着依然和生前相同,充满活力的笑容。对着那张脸我无法说谎——当然,被称作说谎的这种行为,对我来说也很难。我抽回笔记本,接着写下已经很熟练的文字。

“我不觉得有烦恼是好事。这样意味着我更接近你们了。”

“那样不...

2017-10-13

你书背了吗10-9

“圣诞节……不,今晚应该说平安夜比较好。为什么总是会和恋爱有关系?”

“我想,是因为,节日气氛……而且,画出来会很好看。”

八代人见的目光投向步行街的一侧,百货商场门口摆放着巨大的圣诞树。颜色温暖的灯饰为圣诞树勾出眩目的轮廓,即使是下着雪的夜晚,一眼望去都会瞬间有种置身夏日的感觉。

“明白了。不仅是灯,雪也是常见的元素……”

“是这样……嗯。”八代点点头,目光和平时一样四处搜寻。法希姆·弗里曼对目前的情况做出了分析——八代有20%的可能是在考虑晚餐的餐厅选择,剩下的80%是在找他眼中可爱的异性。名为嫉妒的不良感情并未爬上心头,原因大概是八代正完全不顾忌路人的目光,紧紧握着...

2017-10-09

“放课后”

天雷系烂大街设定。

 

下课了。劣等中学的放羊班拥有着约定俗成的早半小时放学时间,而台下的年轻人们则是在放学时间的半小时前就已经逃得零零散散。

木户室对此并不在意——面对着空荡荡的教室和无人使用的,被小刀圆珠笔和其他什么东西破坏得面目全非的课桌椅,他反而会更有安全感。三十岁出头的苍白教师对着讲台下不剩几个人的学生一板一眼地讲着芥川龙之介,芥川奖,还有因为芥川奖而发癫的太宰治。讲到太宰治自然绕不开那深夜的投水自杀,在说到殉情环节时,第一排的女同学才抬起亮闪闪的眼睛望向木户,教师胆战心惊地从那其中看到了期待与妄想。

“无赖派的事情……我们下次再说。”下课铃还未响,木户室就提前中断...

2017-09-26

——只要还存有感情,“自我”就是一定存在的。

“给你看点好东西。”

我望着面前打开的衣柜。许久未使用的推拉门发出刺耳的响声,借着午后的阳光,我看到的是在昏黄阳光下起舞的灰尘,嗅到的是卫生球的刺鼻气味,听到的是……可以说,什么都没听到。

透过灰尘,我总算是看明白了衣柜的内容物。

里面塞满了和衣柜主人体型相仿的女性装束,从简单朴素的黑色西装裙到宽大的印花T恤,再到有着层层叠叠蕾丝边的蓬蓬裙。这些被剪裁好的布料通过视觉,为灰尘和阳光,乃至卫生球的刺鼻味道都染上了芬芳的花香。

最常用的比喻——女性是花朵。衣柜里的这些东西则是花朵的皮肤,对有些人来说,这其实就是花朵本身。

我望着庞大的衣柜中...

2017-09-23

瞎写9-23

“给我签字。”

木户室几乎是仰视着站在他面前的天道透,黑发青年手里死死攥着木户寄过去的情书,没有被绷带包起来的左眼将锐利的目光钉在木户脸上,作家想到起床时从镜中看到的自己——肤色苍白,表情怯懦,厚重的黑眼圈是睡眠不足的如山铁证,是刚刚过去的,慌张狼狈的两个月的积累。

天道在生气。意识到这点的瞬间,他再次将视线投向挂着围巾的窗边。

围巾不在那里。也对,已经被摘掉了。天道透讨厌“死亡”这两个字,也讨厌着一切意味着死亡的东西——至少在木户眼中是这样。他忙着将视线收回来的动作实在太明显,欲盖弥彰到使面前举着情书眉头紧锁的人不怒反笑:“我不会让你这么干的。好了,签字。”

木户白得病态的脸瞬间涨红...

2017-09-23

练手9-22

“我还以为活了这么久的人,做决定会稍微不那么轻率点。”

游佐薰坐在咖啡厅的吧台边,离装蛋糕的展示柜最近的位置。冬天的下午两点总让人想起夏天——除了从落地窗望出去后看不到任何活着的绿色这点。自称讨厌猫咪的魔法使将遗憾且酸溜溜的目光离开橘猫的尾巴尖,后者头也不回地从他身边离开,对这杀猫般的视线无知无觉。

俯身从冰柜里取草莓蛋糕的雨谷晓心中一凛。游佐大概是要说起三个月前那件事了吧?“请你听完我的请求”——对方确实是听完了,但却当场露出不置可否的微笑:“抱歉,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

这么一想确实是太轻率。可能是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容易让人失智,雨谷不太情愿地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按照自己平日的性格,断...

2017-09-22

其他企划相关,正常人不要看

Chapter4

“奈奈,接下来要去哪?”

“按照预定,接下来要去购物哦,梦萌韵·玖缨缨女……”奈亚看到那位拥有一头美丽长发的少女轻轻竖起手指贴在弧度完美的樱唇边,连忙住了口,咽下“女神”的后一半,露出饱含歉意的微笑来,“能再接近梦萌韵·玖缨缨一步,不胜荣幸。”

“这才对嘛,奈奈。”梦萌韵·玖缨缨眨眨眼,面前的青年立即心脏停跳一拍几乎要当场昏迷在地,幸好他的终身及时拉了他一把才没有当场跪下,“那我们走吧?去最大的集市。记得帮我拎包哦?”

“遵命,梦萌韵·玖缨缨。”奈亚拉托提普美丽的祖母绿眼瞳中已经只容得下他独一无二的女神,他跟在她...

2017-09-20

少女身着洁白的芭蕾练习服,踮起的脚尖微微颤抖。她接下来的动作是在原地回旋,纱裙短短的裙摆划出不规则的优美弧线。

有人在身边叹息。叹息的原因是她不够完美,竟被区区目光压垮。我在内心中对那不解风情的指正惋惜:倘若她毫不恐惧也不迟疑,那作为活物的美妙感便会被职业化的铮铮铁骨击成粉碎。身为少女的存在,此刻最大的价值,最淋漓尽致的展示都在于那绷紧却颤抖着的小腿,但有些人偏偏不懂。

一切都按部就班,毫无戏剧性,毫无令人期待的部分。我不喜欢那样。

因此我率先为美妙的少女鼓起掌来,她旋转的身姿倏然停滞,疑惑地看着我。

无数目光从少女身上转移到我身上,皮肤各处理应传来灼痛,但我并没有感觉到。

我持续着...

2017-09-15

“Dear my diary”

Warning:不会写小说。意识流。等着被诗藿打死。并非完全基于原作剧情。


1.亲爱的泰瑞尔:

    我真不敢想象你也变成了和我一样的情况……是泰瑞尔的话明明可以做得比我更好。我很抱歉没找到解决的方法,毕竟这些年我过得也比较……嗯,有些麻烦……泰瑞尔很快也会明白的。总之,为了摆脱这种情况,让我们加油吧。我们总有一天还能见到面的。不介意的话……我们留纸条来交流?


C.C.:

  能在这方面有交流绝对会为研究带来前所未有的进步,请务必写得详细。我们能回来的时间很短,务必及时把资料全部交给林奈乌斯上级技官。...

2017-09-14

“他总要确认我是真的。”脸色苍白过分的青年窝在咖啡厅的座椅中歪歪头,回忆起肌肤相触的温度时,比实际年龄显得幼稚不少的面孔上浮起微笑,“但是,你知道吗?他还很喜欢说,自己在做梦。”
“是吗?”我毫不在意他忽然间变得温柔的语调,“我想作家的脑袋就是多了很多东西。”
“对他来说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真假都已经不重要了吧?如果是现实当然好,但如果是梦——就祈祷自己再也醒不来喽。”
“有道理。但是为什么是梦?……难道说是我还不够可靠?”
“你倒是想想自己哪里不像假的啊。哪会有你这种看着别人就贴上去的家伙……”
“……喂!”
“对他来说是梦,对你也是。但是他的梦可以用死来终结,但你不行。比起那个人,我觉得这...

2017-09-09
1 / 28

© The Firewatch | Powered by LOFTER